開學了,在巴蜀中學留了一級的黃雅雯,擔任高三40班的班長。
  留級,對於黃雅雯來說,是與死神搏鬥後留下的記號——死神化身火魔,在她身上、面部烙刻了很多記號,這些記號的面積占到了她全身面積的60%。
  就算是這個夏天最熱的時候,黃雅雯都需要全身裹著密不透氣的彈力衣來遮擋這些記號,壓迫住這些記號的生長,這讓她每天都覺得透不過氣來。
  彈力衣褲和麵部的傷痕,讓人隨時都知道她的身體曾被重創,而就在今年初,她連站立都困難。
  在這次可怕的燒傷之前,黃雅雯是巴蜀中學高一10班的班長,那個班已經畢業,同學們也各奔東西。
  初中時代,黃雅雯是奉節巴蜀中學的班長,初三調入巴蜀中學後,也是班長。
  歷經磨難之後,“班長”這個稱謂對於她來說,早已不是一個職位的化身。
  在8月11日湖南衛視播出的《變形計》裡面,黃雅雯以配角的形象出現,代表了巴蜀學生的正能量,“她在哪裡都有強大的帶動力。”高三40班班主任劉光影這樣評價。
  她是女漢子
  樂觀面對,術後不吃止痛藥
  “去年剛回巴蜀時,在一個新的班級裡面,同學首先想到的是我需要大家的關心和照顧,而不是我去服務大家。”黃雅雯讓大家認識,是在一次下午的例行演講上——班主任劉光影安排每天下午都要有兩位同學做演講練練膽。
  “她上臺演講那次是坐著的,站都站不起來,但講的內容讓我們覺得很震撼。”黃雅雯的同桌瞿科說。
  黃雅雯講的是兩年前一個可怕的事故:
  2012年7月27日,奉節縣城發生了一次劇烈的天然氣爆炸事故。當時,楊業龍和女兒楊雨馨,以及大姐楊文斌和其女兒謝紫薇、二姐楊慶秋和其女兒黃雅雯正準備舉行家宴。楊業龍進入廚房,一開燈,天然氣泄漏造成的爆炸立即將他震飛,家裡頓時一片火海,他們奮力打開門逃了出去。
  六個人都被下了病危通知書,在一個多月時間內,這場災難相繼奪去了三個大人的生命,三個女兒也命懸一線。黃雅雯在經歷了植皮失敗後,最終在西南醫院和另外兩個姐妹脫離了生命危險,在醫院里度過了艱難的半年。
  “每次大手術過後,麻藥的作用會在六小時之內慢慢消退,這個時候身體上所有動過刀子的地方就會鑽心般的疼。原本醫生是允許用止痛藥的,但是麻藥和止痛藥都對智力有損傷,既然手術中已用了大劑量的麻藥,我就不能再吃這麼多止痛藥了。我把醫用棉簽咬在嘴裡,最疼的時候,棉簽都被我咬得嘣嘣響,迷迷糊糊地把最痛苦的幾個小時熬過去。我的主治醫生是個東北人,有一次就問我:‘為啥不吃止痛藥啊。’我當時只能故作淡定地擠出一句話:‘為了數學成績還能上三位數。’他撲哧一聲就笑了,給我爸甩了一句話‘你閨女真是條漢子!’”
  黃雅雯講的雖是一個煎熬的過程,卻沒有哀怨的語言。
  作班歌神曲
  導演話劇拿到全校一等獎
  黃雅雯融入了新的班級,但她不能參加體育課,甚至升旗儀式也沒法參加。她的手不能碰水,任何時候都穿著彈力衣,面部的疤痕也讓老師和同學隨時都能看到她的不同。
  讓同學們印象深刻的第二件事,是她自己作詞作曲寫了首充滿奇思妙想的班歌——這首歌不是傳統的勵志型,而是將同學、老師的名字和各種學科的知識巧妙地糅合到一起,被同學們稱為“神曲”。歌詞的署名是黃雅雯和班上的學霸劉柯旭。
  “青春的風鈴,叮嚀得很好聽,海平面起起落落我們的身影,不懂數學的奧秘,詩詞的韻律,一不留神還有被罰唱歌的危機,學渣總是嘲笑又羡慕學霸的神奇,嚴密的計劃終究只有一周的保質期。
  青春自有青春的主打曲,向理化生拜師學武藝,圓周軌跡,調節反應,也絕不會忘記,給我們時間空間和充足氧氣,故事會翻開嶄新一季,和政史地各自奔東西,深厚哲理,洋流大氣,仍保存在心裡。
  讓我們辛勤耕耘,再一起前行,時光的列車駛向絢爛聖地,40的序曲,絢麗的舞臺劇,夜空里星輝熠熠我們的光影,欣賞瞿塘的瑰麗,王子的charming,睡個懶覺怕姍姍來遲的掃地,幻想常常鄙視,又敗給現實的鋒利,我們的夢想,依舊充滿無限的生命力,晨曦、絲雨都畫進回憶里。”
  這首歌里第一段“罰唱歌”是40班的“班規”之一,第二段是各種學科知識,第三段串燒了班主任和五位同學的名字。
  “班歌,只有極少數班才有,我們班是有神一般存在的黃雅雯同學,文藝細胞非常充足,才有了這首同學們都喜歡的神曲。”劉光影老師佩服黃雅雯的文藝能耐,“她一句一句教大家唱,站著唱,太費力了。”
  神曲班歌一齣,黃雅雯在這個班上的認同度節節攀升,大家也看出了這個受傷嚴重行動受限的女同學的過人之處。
  隨後,黃雅雯又為班上參加學校藝術節,導演了一部叫《青春至上》的話劇,後來拿到話劇全校一等獎。而在導演話劇時,黃雅雯每次只能站立幾分鐘,排練則讓她的彈力衣天天濕透。
  動情的演講
  “最想說:謝謝你,巴蜀”
  “在班上這次演講之後,我又去參加了學校80周年校慶的演講,當時的選拔,我只講了一分鐘,即被叫停,後來才知道不是洗白了而是過了。”
  參加全校的比賽,黃雅雯講的是《謝謝你巴蜀》,這是她的親身經歷:
  “我是高2015級40班的黃雅雯,曾是2014級的一位學生,前年暑假因為一場意外受傷,治療半年之後,重回學校。今天來到這裡,我最想說的就一句話,謝謝你,巴蜀。
  不知道同學們會不會抱怨現在的早出晚歸,學習辛苦,至少曾經的我這樣感嘆過。可是受傷之後我卻深刻地體會到,能夠學習才是幸福的,才真真是極好的。我躺在病床上的時候會想同學們在上課吧,我要求自己必須努力進行康復訓練,要用最快的時間回到學校。
  一到周末,我的病房一定是最熱鬧的。一群歡脫的小伙伴都會來看我!給我講班裡面的許多趣事,或者聽我講講血淚交織的辛酸治療史,抑或是喂我吃豐盛的病號飯。他們每周都要驗收我的鍛煉新成果。從能坐起來到能自己吃飯,從能站起來到能走幾步,他們都是一路鼓勵著我,陪伴著我。我的班主任有一次來看我,她說錄一段視頻帶給同學們,我於是就唱了那首《天天想你》,我們班居然又全體把這首歌唱給了我。他們還改了歌詞,有一句我記憶特別深刻:‘歲歲年年,你在我心間,請你相信明天會有彩虹出現。’
  王校長親自把全校師生的捐款送過來,我不知道沒有這筆錢我會怎麼樣,我今天還能不能在這裡和大家講這番話。今天,這是一場比賽,可是對於我而言,它的意義不在於比賽二字。我的力量很小,不能在巴蜀八十歲生日的時候送上像樣的賀禮,巴蜀在您的八十年裡,也許我只陪伴了您短短的五載。可是在你的懷抱里,我卻度過了人生最絢爛的時光。”
  這次演講是全校師生參加的,黃雅雯又拿到了一等獎。如果比賽也有“霸”,黃雅雯肯定算一個,在學校的唱歌比賽上,她唱的筷子兄弟的《父親》也拿到了一等獎。
  背後的酸楚
  在和傷痛鬥爭中備受折磨
  黃雅雯唱《父親》屬本色演繹,在過去這一年,她父親付出巨大,背著黃雅雯,父親黃常國面對晨報記者哭過兩次。
  前年,眼睜睜看著妻子在病房中情況好轉,卻又忽然離世。黃常國把這個秘密向女兒隱瞞了三個月,以避免女兒遭受太多打擊而影響康復。這三個月對他來說完全是煎熬。
  經過多方籌款,家裡受傷的六個人花了200多萬元,女兒治療花了60萬元,家裡差點就要賣房子抵債。黃常國在過去的一個學期,幫一個傢具廠拉傢具並包安裝,這是又當駕駛員又當力哥的活兒,找錢不多,每天累得半死,“女兒隨時都需要照顧,而我只能在重慶打點零工。”
  黃常國現在就是黃雅雯的保姆。這個學期,他估算著家裡的錢還夠女兒讀書,便放棄了工作,專心照顧女兒讀高三。記者見到他時,他身上穿著一件顏色發黃的舊T恤,上面到處都是洞。
  “現在一大家人聚會,總覺得差點凝聚力,經歷了前年那個事情,家裡走了三個人,誰都沒有心情再下廚。”黃常國嘆氣,“一桌人都坐不滿了。”
  父親的苦是一回事,黃雅雯自己也在和傷痛鬥爭中備受折磨。
  今年暑期,黃雅雯在巴蜀本部補課,因為高三是在金科校區,黃家便把租賃屋選在了人和這邊。兩邊跑本來就辛苦,而穿著全身緊身衣的黃雅雯在7月的酷暑中每天上學放學都覺得要窒息,“這種衣服出不了汗水,走在路上感覺自己要被活活悶死了。”黃雅雯說,為了壓迫身上的疤痕生長,她至少要把緊身衣穿到今年底。
  “面部的疤痕,我們還在考慮要不要繼續植皮,但每次做這個手術都要經歷很大的痛苦,而女兒的生活才剛恢復正常。”黃常國很糾結,“她那一身緊身衣,1萬多塊錢呢,比名牌服裝都貴。”
  黃雅雯返校的時候,上樓下樓,上廁所,去食堂吃飯,每次都要耗費巨大的體力,而她都儘力靠自己完成,她不希望大家把她當做需要幫助的弱者。
  再次當班長
  “她的優秀不在分數的高低”
  上個學期後半期舉行了一年一次的班長競選,黃雅雯也報了名。
  “不屬於科代表管的事情,基本上就是班長管,這是我的經驗,事情是有一些雜。”黃雅雯說,自己初一初二時在奉節巴蜀當班長,初三時被選到巴蜀本部當班長,高一時在巴蜀本部當班長,當班長已經當出經驗來了。
  “我不想她去當班長,自己行動都不方便,出個汗都惱火,還要當班長。”黃常國搖著頭說。
  因為寫班歌、導演話劇,一年來拿到過各種一等獎,在這座學校已經相當有名的黃雅雯在班長競選中全票通過,順利當選。
  “她在哪裡,哪裡就一定有正能量,她是我所見過的帶動力最強的學生。”班主任劉光影對黃雅雯的評價非常高,“她的成績在全年級350-550名之間,我已經很滿意了,她的優秀不在於分數的高低。”
  今年巴蜀中學在《變形計》中火了一把,分部的三個男生讓人搖頭,但黃雅雯在8月11日這一集中以配角的身份出現,讓人看到了同為巴蜀學子的她的巨大區別。
  來自海邊漁村的劉曉進被“置換”生活環境到巴蜀中學後,周末受邀去黃雅雯的家裡做客,無意中詢問黃雅雯的媽媽在哪裡,才獲知了黃家的不幸。感到不好意思的劉曉進和黃雅雯一起為黃常國做了一頓飯。送飯去的時候,黃常國正在忙著幫人搬運傢具,他甚至來不及和兩個孩子寒暄,劉曉進後來還幫著黃常國搬傢具。
  “她爸爸不善言辭,可能是又要當爸又要當媽,心情又著急,我們溝通過,希望他今後能更註意對待女兒的方式方法。”劉光影說。
  9月1日開學第一天,黃雅雯組織了新學年第一次班級生日聚會,而這也是班長的分內事。
  “以前覺得當班長就應該從自己的角度出發,現在,經歷了那麼多的事,看問題也辯證了,知道班長該怎麼做,大家才容易接受。所以這次當班長,我想得更多的是班上同學會怎麼想。”黃雅雯顯得已經很成熟。
  黃雅雯的志向是考入西南大學,將來當老師,回饋這個社會。“我希望她將來能快樂地生活,在大學有好同學,人生有好伴侶。”劉光影老師為她祝福。
  本版文/重慶晨報深度報道記者 凃源  (原標題:燒傷女孩重回學校 笑容背後是傷痛 )
創作者介紹

拍戲

ylnhtjfxi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